您的位置:

首页> 暴力虐待> 男友当兵,我被他爸强姦

男友当兵,我被他爸强姦
意晴   2

小凯   23岁

凯父   50岁   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

得知男友小凯快当兵时,我很难过,一想到就会哭,常常三不五时眼框就会红红的,也一直会胡思乱想。

直到他当兵了,我也是时常想到就感到难过,可是能怎幺办呢?他的兵还是要当啊。

所以我也自己安慰自己,时间会很快的,而且在他当兵的过程中也会有休假,所以不要太难过!

而小凯也时常在电话里告诉我他那边的状况,发生什幺事或他在军中的情形,说的很详细,好让我了解,

当然也免不了要叫我乖乖的等他,也常常在他快放假的前夕跟我讨论要带我去哪玩,去哪逛!

还记得那是男友恳亲假的前一晚,

小凯要我跟着他父母的车一起去营区接他放假,

由于隔天一大早就要出发到南部,所以我必须住在男友家一晚,第二天再一起出发。

那天我到男友家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八点了,他妈妈在厨房里忙进忙出,替儿子炖着补汤,

而男友的爸爸则显得很开心,看样子晚餐时有喝了点小酒,

他兴奋的说: [我儿子终于长大成人了,小晴,妳知道叔叔有多幺开心吗?]

他爸爸带着酒气笑呵呵地和我说话,眼睛却不停地盯着我的美腿看,我穿着一身洋装短裙,

两条修长的美腿露在外面任由他爸爸扫描来扫描去的。

我俩聊着天,愈聊我愈不自在,好在九点多左右男友打了电话给我,我就藉故回到男友房内讲电话,

可是只聊了一下下小凯就必须挂电话了,

我看了看时间,虽然还很早,可是我却一点也不想再回到客厅陪男友的酒鬼父亲聊天,

所以我就乾脆躺在床上玩着手机,不知不觉就睡着了。






没多久我感觉有人进到房间里来,但我整个人睡得懒洋洋也就没再多加留意。

是男友的爸爸走进房内,他到了床边,一只手竟伸过来顺着我的领口往下摸。

我虽然是睡着的,但他爸爸这个举动却吓到我了,马上惊醒过来,

我想要去推开男友爸爸的手,却力不从心。
  
男友的爸爸这时也有点兴奋了,他的下体开始勃起,他的手还在我的胸口部位,

我要推开他,两个人的手交错着,他顺势握住了我的肉甸甸的坚挺乳房。

我不断的挣扎,嘴里也喊叫着说: [啊,,,叔叔,,,你要干嘛?啊,,,别这样,,,]

[小晴,你好美啊,,,看得叔叔都硬了,,,]

[叔叔,不要,不要这样,求求你。]

男友的爸爸根本不理我,一只手搂着我的腰,一只手恣意在我那丰满有弹性的雪白奶子上抚摸抓捏着,

我这时候真的害怕极了,拼命抗拒:

[叔叔你怎幺可以这样,我将来要嫁到你们家的,求求你不要这样,你放手啊!]

我的双手在拼命保护自己的胸口,但是男友的爸爸显然经验丰富,猛地把手伸向了我的下身,

他说: [妳要嫁进我们家?那就更不能叫了,给外头妳将来的婆婆听到还得了?]

[呜呜呜,,,叔叔,,,求你,,,求你不要这样,,,] 我无助地落泪,可是却没得到他的怜悯,

他继续着动作,我娇软的身躯像蛇般地扭动着,男友的爸爸知道我不敢大声反抗,

于是变本加厉玩弄我的身体,他搂着我纤细的腰,接着在我下身翻江倒海,

我的双腿拼了命的夹紧,这下惹得他不高兴了,[啪,,,],一个耳光朝我脸上袭来,

他整个人趴到了我身上,用他强壮的双腿制伏了我,将我牢牢固定在他的身下,

男友的爸爸恶狠狠地告诉我: [别敬酒不吃吃罚酒!今天我是姦定妳了!]



他的手摸到了我的胸口,隔着衣服揉捏我的粉嫩白乳,随后我的上衣就被脱了下来,

雪白的乳房整个暴露在他的眼中,我无助地躺在床上,脸上布满泪痕,

他望着我丰满的乳房,心跳加快,他低下头,张嘴含住我一颗饱满柔软、娇嫩坚挺的乳房,

他再伸出舌头从我乳尖上轻轻地舔,

[啊,,,,,嗯,,,,,,]

[小晴,,,妳的奶子真软,,,真滑,,,我家小子可真幸福,,,]

男友的爸爸嘴边还带着鬍渣,他的鬍渣毫不留情的刮着我的嫩乳,

房间内完全是淫糜的气氛,上身半裸的我柔若无骨躺在床上,

男友的爸爸接着站起来把我的双腿并拢弯曲,他伸手到我浑圆的屁股上扒我的小内裤。

我这时候慌乱了起来,伸手用力去撑拒男友爸爸的手:[叔叔,我求求你,不要这样,我月经来了。]

男友的爸爸则是一脸淫邪:[月经来?那正好,连保险套都免了!]

[不,,,不要,,,不可以,,,呜呜呜,,,,呜呜呜,,,]

我眼睁睁看着自己男友的父亲在我面前脱光了衣服,

他的阴茎又粗又黑,我难为情的把脸转到一边,而他见我娇羞地模样,甚至用言语羞辱我,

他: [怎幺?不敢看阿?跟我儿子比,谁大?]

他抚摸着我的大腿内侧,朝着我笑了笑,

[小晴,,,让叔叔来教妳几招,将来好服侍我儿子啊,,,]

[叔叔,够,够了,,,住手啊,,,]

他用力分开我的大腿,眼睛贼兮兮地盯着我那神秘柔嫩的粉红细缝,

一双贼眼放肆地饱览我最最神秘的地方。

在那一片阴毛中,我的两片阴唇微微向外张开着,红润欲滴,

男友的爸爸抓住我的手,把我的手放在他的大阴茎上,淫笑着说:

[小晴,我让妳尝尝大肉棒的滋味。] 说着他就跪在我的两腿间。

他一手持着阴茎,用龟头在我阴唇上来回的滑动着,

而这时我的阴部却和我意志相反的流出了些许的爱液,而些许的爱液还伴随着我的经血,

这已足够润滑那根即将插入我体内的阴茎了。

[我要进来了,,,準媳妇!]

[不,,,,,,,,,,,]

男友的爸爸顶住了我的阴道口,慢慢的插了进来。

[啊,,,不要,,,不要啊,,,叔叔,,,求求你,,,不!]

[噢,,,好紧啊,,,小晴,,,我的好媳妇,,,]

他已经进入了我的体内,那一下插入是那幺突然,身体的重量猛烈地压到我的大腿上,

我的身体在做痛苦的摆动,但是由于手脚都被限制住了,我的扭动被限制在一个极小的範围。



[叔叔,,,求求你,痛,痛啊,不要了,,,不,,,啊,,,痛!]

我痛苦的乞求男友的爸爸,但他并没有被我哀怜乞求所打动,

他的身子深深地沈着,整个鸡巴都陷入了我体内,没有一点露在外面。

他缓缓地将鸡巴拔出来,稍微停了一下,又是一下狠狠地插入。

[啊!] 我发出不自禁的呼声,我的叫是痛苦,我的叫是绝望,

男友爸爸的鸡巴狠狠地在我的阴户里抽插,每次的插入都全根尽没,

每次的拔出都翻出我一大片嫩肉,鸡巴上黏满淫液和血液,

一下下地沖击我的阴户深处,[啪!啪!啪!啪!] 一下又一下的结合声阵阵,

[啊,,,啊,,,啊,,,啊,,,] 一下又一下的娇喘声连连。

绝望的我左右摆动着头,任由髮丝左右挥散,嘴里发出动人的哀鸣。

男友的爸爸则淫欲高涨,看到我洁白高耸的胸部左右晃动,他用大手握住,像是在捏橡皮泥似的,

我粉嫩的胸部在他手里变成各种形状,淡粉红色嫩乳头被他夹在手指间用力转动,伴随着我发出痛苦的呻吟。

一会儿后,他忽然抓住我那像拨浪鼓似的脑袋,手指掐着我的下巴摆正,然后脸就凑了上来。

然后我就被男友爸爸封住了嘴唇,根本无法转动头部,被他吻住了嘴唇。

他的抽插一刻也没有停止,我不时发出吱吱唔唔的声音,他的舌头也伸了进来,

我们的唇已经完全结合在了一起,男友的爸爸甚至有了90度的转动,舌头在我嘴里乱搅,吸吮着我的津液。

我们两个人都没说话,他尽情地和我接吻着,两人因此交换着自己的唾沫,

我打从心底觉得相当噁心,接吻、性交,这对女人来说是多幺的神圣、宝贵,

而我竟被一名中年色狼给强吻、强姦,更离谱的还是,对方竟然是我男友的父亲!



我抗拒的动作愈来愈无力,大腿上洁白的皮肤紧贴在他身上。

随着男友爸爸的抽插,我们两副肉体完全地结合在一起,

男友爸爸沈重的喘气声和我绝望的呻吟声交织在一起,

我似小猫般任由他尽情蹂躏和发洩,空气中充满了淫糜气氛,

我的阴道不断渗出血液和白色的黏状液体,

这些液体沾染上了床单,有些液体还挂在男友爸爸的肉棍上,

[好舒服啊,,,小晴,,,啊,,,]

[呜呜呜,,,呜呜呜,,,不,,,不,,,]

[才这幺干两下就受不了,以后嫁到我们家后,我天天餵饱妳好不好啊?]

我双腿乱颤,而他的动作却转为飞快地抽送着,

[叔叔,,,叔叔,,,你没,,,你没戴套子,,,]

[不,,,不用了,我要射在妳里面,,,爽,,,爽啊!]

[不,,,不行,,,小凯,,,小凯他从来没射在我体内,,,,,不,,,不可以,,,射!]

我还没说完话,男友的爸爸身体一阵剧烈抖动,

我感觉有一股火热液体从他身体喷出,经过龟头向我的肉洞深处射进去,

[啊!精液好烫!] 这是我当下的感觉,我的身体的抽搐着,这是我第一次体验到被人内射,

他紧搂着我,似乎在细细领略我身体的滋味,阴茎也还放在我的洞裏面,捨不得拔出来。

我槌打着他,很无助,很痛苦,[为什幺,,,为什幺,,,为什幺要这样对我?]

面对我的眼泪,他只冷冷地说: [做都做了,保守秘密吧,,,媳妇!]

他将龟头拿出来放到我的嘴边,上面还有黏乎乎的精液滴下,

我想转头躲开,却被男友爸爸一手紧捏下巴,只好张开嘴来,

他的鸡巴插入到我口中,他又在我的嘴里抽送着挤出最后几滴精液,

让我的嘴巴清洗乾净他的肉棍后,才又拿了出去。

随后男友的爸爸和我两个人都从狂乱中回到现实,我们两人都软软地躺在床上没有动弹,

我身体软软蜷缩着睡,男友爸爸也倒在一边侧卧着,

他一只手还不甘心的握着我粉嫩的雪白乳房,轻轻地揉抚着:[小晴,妳身子真棒!]

[叔叔,我没想到你如此禽兽!]

[喔?难道我没满足妳啊?]

男友的爸爸一边说着,一边又探头过来想亲吻我,却被我推开了,我爬起身来,去清洁身体。




可是那个晚上,当我洗完澡后,男友的父亲并没有就此放过我,

大约淩晨三点左右,他又再度潜入男友房中,发疯似的做我,

他的温度、他的味道、他的气息,透过他强健结实的身体让我彻彻底底的感受到了。

我推不开他,用尽了全身的力气也推不开他。

他牢牢地扣住我的手腕,吮吻啃咬着我雪白的肌肤,在我纤细的肩上,以及柔嫩的胸脯上,

印下了无数个浅红色的瘀痕,被他亲吻过的地方,都泛着像是灼伤似的疼痛,

他的大掌强硬地分开我的双腿,探进单薄的底裤之内,攫覆住我腿心之间的柔软,

男友父亲强悍的体魄宛如风暴般侵略了我,

他低吼着,强壮的臂弯扣住我柔软的娇躯,一次次地在我的身上需索,

那个晚上,没有保险套,没有任何的阻隔,他强悍地贯穿我数百下、数千下,

在和男友做爱时,我们一般只做不到十分锺就结束了,

可是那个晚上,我只能由着男友的父亲,一直做、一直做,一直做!

有几次我被他做得人差点虚脱,两脚酸得厉害,乳房已经被他捏得淤青,完全抵挡不了他的侵袭。

导致隔天去看男友时,我必须将自己包得紧紧地,深怕让人发现我身上的伤痕。

最热图片   收藏网址www.gk41.com

最热小说   收藏网址www.sw04.com